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李斌权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阳春白雪”需要更多的“粉丝”——由李斌权“音乐书法”引起的思考

2012-03-13 09:47:56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斯舜威
A-A+

  大年除夕,年夜饭后照例看了一会“春晚”,照例是大失所望,便将电视机一关了之,到书房看书写字去了。心想,如此不堪的节目,还不如请一批书法家当场挥毫更有意思一些。转而又一想,连自己也哑然失笑了:要是真有哪位书法家去“春晚”当众挥毫,不管他书艺多高,招来的骂声肯定不少。原因在于,“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之间的矛盾是难以调和的。

  “春晚”是通俗文化的典型代表,在“春晚”的大舞台上,去朗诵《诗经》、《楚辞》是不合时宜的,去写字绘画也未必是明智之举。因为,对于极大多数观众而言,这些都太高雅了,曲高和寡,接受不了。而对“春晚”的批评,大都来自于文化精英,而要让文化精英们认可面向芸芸众生的“春晚”,大概也是不管何方神圣也永远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我想说的是,当下中国,正面临着雅俗文化的激烈碰撞,面临着文化的解构和重建。而要做到这一点,需要一大批乃至一代文化学者、艺术家去做开拓创新,去做一些普及和引导工作。

  明白了这一点,我发觉自己对一些文化现象多了许多理解。比如对一些电视明星式的“文化学者”,我一直有点不以为然,觉得他们写了那么多解读中国古代经典的书籍和文章,做了那么多电视讲座,尽管风靡一时,其实是比较肤浅的,后来听一位“明星学者”的朋友说,他的那位“明星学者”朋友的抱负就在于“让经典通俗化”,让更多的普通大众亲近、了解中国古代经典。我听了后对“明星学者”现象便多了几分理解,觉得文化学者独坐寒斋下苦功容易,心里时时想着大众,想着普及,就难能可贵了。我们面临的时代,是经过了长期的内乱、争斗而造成文化断层的时代,是在社会安定之后又偏向于金钱至上、陷于名利泥淖的时代,是国际交流空前频繁的时代,亟需探索一条适合新形势需要的文化发展道路进行文化重建和文化交流、拓展,因而亟需一批有志于文化普及、文化传播的学者、艺术家。

  回头再来谈谈当代书法,谈谈李斌权的“音乐书法”。

  书法总体而言属于“雅文化”,历史上向来是士大夫和文人墨客的“专宠”。尽管也有“民间书法”一说,但书法的主流,始终是士大夫文人们掌控的,书法的风格演变、书写规范、审美标准,通常都是士大夫文人所左右的。就上世纪八十年代掀起的“书法热”而言,我们可以说这是一场“全民书法运动”,但是,真正对这场“全民书法运动”起到举足轻重作用的,却是为数不多的书法“精英阶层”。

  目前书法界有几个动向值得关注:一是在近些年中国书协组织的大赛、大展颇遭非议的情况下,一些书法界有识之士已经不受此局限,在此之外另辟发展蹊径。李斌权的一系列高档次的音乐书法活动就属于这种情况。这有点类似于一旦突破“计划经济体系”的束缚,“市场经济”的空间将更为广阔。二是不少书法家深刻地认识到了扩大书法受众面、扩大社会影响力的重要性。李斌权在音乐会上挥洒书法就属于此类。三是打通书法与相关艺术门类的界限,比如文学与书法、音乐与书法、歌舞与书法。四是扩大国际交流,中西交融,让书法具有更强的国际影响力。这几点,在李斌权身上都得到了较为充分的体现。

李斌权 在2012新年书法音乐会进行音乐书法创作

  在观看李斌权的书法作品和几场“音乐书法”表演的视频后,对他的艺术追求也有了更深层面的了解。从李斌权的作品和“音乐书法”表演中我感受到了:高雅、娴熟、洒脱、纯粹。

  高雅。李斌权选择的合作对象、表演场所都很高雅,如2011年9月15日在世界经济夏季达沃斯论坛庆祝晚宴上与民乐演奏家们合作创作音乐书法;2011年1月25日和5月31日两次在维也纳展示音乐书法;2012年1月4日晚与奥地利雷哈尔交响乐团在北京剧院联袂上演“2012新年书法音乐会”。这些音乐演出档次都很高,与之合作,可谓珠联璧合。除了西方的音乐家,李斌权还与极具人气的歌手齐秦、齐豫、沙宝亮、韩磊、韩红、周晓欧等合作,借用他们动听的歌声为书法插上翅膀。他创作的书法内容,也大都是经典性的作品,如《春江花月夜》、《心经》、《渔舟唱晚》、《沁园春•雪》等。当然,这些都是外在因素,归根到底,应该看书法作品本身是否高雅,应该说,李斌权的书法创作和这些外在因素还是能够相适应的,能够取得和谐的效果。

李斌权 草书李白《清平调》一首

  娴熟。李斌权的音乐书法主要选择草书、狂草为表现载体,草书的律动与音乐的旋律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音乐唤起书法家跌宕起伏的感情,心手相应,转化为笔墨语言,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我在观看李斌权的音乐书法创作视频时,似乎也会产生一种泼墨挥毫的冲动,可见音乐对书法家的影响是明显而直接的。从视频中可以发现,李斌权的书写非常娴熟,气定神闲,从容不迫,挥洒自如。他对书写节奏的把控、线条变化的把控、整体布局的把控都是裕如的,可谓长袖善舞。这种娴熟和裕如,是建立在扎实的书法功力、特别是草法功力之上的。没有熟能生巧的功夫,难以在大庭广众之下圆熟表演。

  洒脱。现场创作需要营造气场,需要创作者用自身的风度、气质、魅力来感染观众,需要有“明星相”。这一点,李斌权把握得恰到好处,不徐不疾、不温不火、不造作、不铺张,能够保持一位传统书法家应有的端庄与矜持,洒脱也自在其中了。有意思的是,他喜欢穿西装,衣着端正,仪表端庄,颇具风度,其个人风度也是颇为洒脱的。

  纯粹。纯粹是对创作结果而言的,书法与其他艺术门类相交融,最怕的是其他艺术门类喧宾夺主,失去书法家的自我,继而失去书法的自我。不管以何种名字冠名的书法,书法家始终是主体,落脚点始终是书法,其他艺术只是起到辅助、促进、渲染作用,借以提升书法的表现力而已。保持书法的纯粹至关重要。而李斌权的草书作品还是比较纯粹的,他成功地借用音乐气场来表现书法,营造属于自己的书法气场。

李斌权 在2011年维也纳皇宫中国书法音乐会现场

  李斌权和他的“音乐书法”让我对书法新的表现疆域有了新的认识和感悟,我觉得李斌权的探索和尝试是有意义的。在当代多元文化的语境下,我们需要固守书斋的书法家,也需要走向舞台、走向社会、走向大众的书法表演家。书法应该是一门表演艺术,为了增强书法的表演性,善于借鉴音乐、舞蹈,乃至气功、武术等其他手段,都是值得尝试和鼓励的。

  或许,有朝一日书法表演能走上“春晚”也说不定。不管如何,“阳春白雪”也是需要拥有更多的“下里巴人”“粉丝”的。让更多的人们领略中国书法的魅力,让书法走向世界,难道不是当代书法家们的追求和责任吗?

  斯舜威 原《美术报》社长兼总编辑、浙江美术馆副馆长、著名书法评论家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李斌权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