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李斌权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时间与空间的文化律动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2-02-22 10:57:58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朱中原
A-A+

  中国的文字艺术、音乐艺术和舞蹈艺术都起源很早。早在史前时代,原始的巫术与舞蹈、文字符号就结合在了一起。当然,这种原始艺术中,舞蹈、音乐、文字与原始崇拜是分不开的,它都是人们生活的一部分。以汉字为载体的书法艺术向来被认为是纸上的舞蹈与无声的音乐。其实从本质上讲,他们都是人类的一种生命的节律。音乐是时间的艺术,体现的是一种时间秩序的艺术美感,舞蹈是空间的艺术,体现的是一种空间秩序的情感表达,书法则是时间和空间的艺术,体现的是时间和空间秩序中的律动之美,是一种有意味的线条,故它综合了音乐和舞蹈两种艺术的表达元素。而草书更是一种时空秩序之下高度的情感符号表达,是一种对生命情怀的最高表达。

  书法表面上看好像是一种静止的艺术,但它本质上是一种流动的艺术,是流动的音乐与舞蹈,它用线条来表现音乐与舞蹈的节律。李斌权的书法音乐会,就是用草书与音乐、舞蹈的形式,将古典与现代、东方与西方、高雅与通俗、精英与流行相结合,将书法这种高雅的艺术形式大众化、公共化,不但实现了书法艺术语言表达机制的创新,也实现了书法文化传播方式的创新。在书法音乐会上,书法既不再是通过过去那种文人之间的雅集与书信,也不再是一种静态的作品展览,而是用一种动态的方式,通过音乐向观看者传达。这是对传统书法表现机制的颠覆,同时,也是对现代书法展览模式的一种探索。当然,这种颠覆与探索,带有很大的风险,如果没有深厚的文化功底与书法创作水准,则有可能弄巧成拙、哗众取宠,甚至走向低俗、恶俗的深渊!但是,李斌权却做到了二者的相得益彰,他不但没有走向低俗与恶俗,反而将书法这种表现性的艺术用表演性的艺术形式,表现得更加具有抒情性,草书腾挪跌宕的线条,在音乐的节律中体现得更有意味。草书创作是一种高度的情感表达,也是一种高难度的艺术创作,按理说,表演性艺术与表现性艺术在本质上是不同的,至少是有隔阂的,表现性艺术更加强调创作主体内心情感的抒发地抒发,而表演性艺术则更注重外在的环境与艺术形式、公共空间的结合。因此,书法用现场表演的形式来呈现,更具有一种高难度,它需要创作者高度的创作技巧和高超的艺术水准。

  书法线条之妙,妙就妙在它是一种有意味的形式。这与音乐、舞蹈一样,都体现了生命的本质与人类的情感。李斌权草书创作的过程,对于观众而言,本身也是一种审美。书法音乐会的形式,让书法创作更注重情境性,书法的创作、欣赏与审美,都在同一时间和空间中完成,具有一种即时性,它不再是过去文人躲在书斋里的一种自我陶醉,而是具有一种公共性审美。它是毛笔与宣纸、墨汁、身体、姿态、表情等多种元素的完美结合。我看了李斌权书法音乐会的视频,我感觉,他的草书运笔的节奏与速度,与音乐的节奏与速度,可说是相得益彰,这是一种速度与激情的完美呈现。当我们看多了当下一些应酬性的笔会、雅集之作,我们的第一反应可能是,这种现场书法创作,会不会又是一种哗众取宠的应酬之作?但是当你看了他的书法音乐会之后,你会发现,这不但不是应酬,而是一种高品位的文化对话。即使是现场表演式的创作,他的草法也极为严整,不乱方寸。草书之难,难就难在对法度的把握。如果太中规中矩,则难以体现草书的节奏、速度与激情,如果一味追求节奏与速度,又容易脱离法度。而李斌权的草书创作,却能在法度与情感之间做得恰如其分,既在法度之中,又在法度之外,于谨严的法度之中极尽变化之能事,正所谓“从心所欲不逾矩”。尤其是他的一幅草书《心经》,《心经》长达数百字,而且其中有很多重复的字,但在他的草书创作中,几乎每个字的草法都既严整又富于变化。在跳荡的音乐节律之中,他施展了诸如腾、挪、转、闪、劈、挡、架、格等颇具武术性质的运笔技巧,其用笔之妙,参合了舞蹈之轻柔妙曼与武术之刚健雄浑,体现了一种速度之美、节奏之美、力量之美和旋律之美,更是一种生命节律之美。

  可以说,李斌权通过书法音乐会的形式,实现了一种跨文化对话,它打通了艺术与艺术的界限,文化与文化的界限。尤其是他的维也纳书法音乐会,实现了中国文化与西方文化的对话。在中央提倡进一步繁荣社会主义文化的今天,有着举足轻重的典范意义。

  书法理论家、《中国书法》杂志编辑部副主任 朱中原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李斌权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